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商界名人榜

曹德旺專訪:廠可以在大洋彼岸,但根是福建福清

發布時間:2018-05-15 21:08:12 瀏覽次數:754



(原標題:專訪曹德旺:廠可以在大洋彼岸,但根是福建福清)

雖已年逾古稀,但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曹德旺依舊精神矍鑠,所談內容從公司經營發展,到對資本市場建設的思考,以及對中美貿易摩擦的理解,其間金句頻出。

在專訪結束后,曹德旺為《每日經濟新聞》題詞:“祝中國經濟更上一層樓”。

專訪曹德旺:工廠可以在大洋彼岸 但根是福建福清

福清人曹德旺今年72歲了。但他并沒有退休的計劃。作為福耀玻璃(600660,SH)董事長,曹德旺每日6點起床,工作十幾個小時,幾乎全年無休。

5月4日,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時,本命年的曹德旺穿著水紅色襯衣,外套黑色西裝,這一經典搭配似乎已成為他生活習慣的一部分,多年未變。

就如同其掌舵下的福耀玻璃,幾十年來始終拒絕多元化的誘惑,專注于汽車玻璃主業。

面對層出不窮、看似有著美好前景的市場熱點,曹德旺始終心靜如水:“我不會去擁抱獨角獸,一看‘獸’字就怕了,被咬一口怎么辦?”

堅守 汽車玻璃本業

“我已經70多歲了,我不會去冒險。”“我們確實也看了很多項目,但真正感到滿意的很少。”

對于“曹德旺要跑”的傳聞,曹德旺從來嗤之以鼻。

他甚至沒有離開福清,一個距離福州市約一小時車程的縣級市——福耀玻璃的總部至今依然在這里。

這家全球規模最大的汽車玻璃專業供應商,雖然生產基地已遍布包括美國、俄羅斯等在內的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但它的核心卻不在北京上海,甚至不在福建省的省會城市福州,或是省內另一大知名城市廈門。

年逾古稀的曹德旺,依然堅守在自己的家鄉,一如其堅守于汽車玻璃行業。

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一家虧損的玻璃廠,自此進入了玻璃生產領域。一次旅行中,曹德旺從司機口中得知,汽車玻璃要“幾千塊錢一塊”,這讓已對玻璃生產成本了如指掌的他感到震驚。

旅途歸來,曹德旺隨即走訪了福州的數家汽車修理廠。發現司機所言不虛的他,就此找到了事業進一步發展的方向。

當時,國內的汽車玻璃市場份額幾乎完全被日本及歐美國家的公司所瓜分,企業家曹德旺的使命感就此油然而生——“為中國人做一片汽車玻璃”。

一頭扎進汽車玻璃生產制造銷售領域的他,此后幾十年再未轉換跑道。

“我已經70多歲了,我不會去冒險。”曹德旺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時語氣平淡地說,“我們確實也看了很多項目,但真正感到滿意的很少。”

1946年出生的曹德旺,似已過了冒進行事的階段。但事實上,即使退回數十年前,“激進”一詞也從來不是他的作風標簽。

1993年,福耀玻璃在上交所上市后曾以配股形式募資,其中一筆募資投向“福耀工業村”開發建設項目。這是一次跨界房地產業務的嘗試,但卻以失敗告終,“結果就是做了以后發現錢不夠了。”曹德旺說,“做玻璃賺回來的錢還不夠付那邊的利息。”

項目很快被叫停。這是福耀玻璃第一次嘗試多元化,也是迄今為止最后一次。

此后的幾十年間,曹德旺始終專注于汽車玻璃主業。對本業的敬重,鑄就了福耀玻璃的今天。

抨擊 資本市場亂象

“(資本市場)那些弄虛作假的,和謀財害命有什么區別呢?你弄虛作假,股東傾家蕩產去買,最后血本無歸,你好過嗎?”

曹德旺執掌的福耀玻璃,不蹭熱點、主業單一,恪守于傳統制造業、業務模式清晰簡單到一覽無余,也多少顯得與如今的資本市場“格格不入”。

這正是曹德旺自身性格與意志的投射。

作為一名“苦出身”的企業家,開拓疆土、占領市場份額是曹德旺的應有之義,但這絕不意味著他會高舉高打,浮躁冒進。

曹德旺的每一步都走得慎之又慎。

2012年時,通用公司就已提出希望福耀玻璃能在美國設立基地。雖然此前早已有了走出去的經驗,但曹德旺依然為此準備了4年。直到2016年,福耀玻璃位于美國俄亥俄州的汽車玻璃工廠才正式建成投產。也正是因為有了精心的準備,福耀玻璃美國公司才能克服種種困難,順利在2017年實現盈利。

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的曹德旺,既不會逢迎市場熱點也不會高喊宣傳口號,這是他作為傳統企業家的做派。“我不會去擁抱獨角獸,一看‘獸’字就怕了,被咬一口怎么辦?但是有一點,我也想看看它是怎么表演的。”當問及李嘉誠掌控的長江和記實業已與小米展開聯盟合作時,曹德旺如是說。

或許是性格使然,曹德旺對現今資本市場的某些亂象深惡痛絕。

“我對現在的資本市場有一點擔憂,它不講究股票質地,講究的是股票的故事性,能夠成為妖股最好。股性活躍了,大家都賺到錢,但如果企業最終沒有賺到錢,那又有什么用?”曹德旺說。

這些現象的存在,顯然與曹德旺專注實業的理念相悖。

在資本市場中浸淫幾十年,曹德旺始終與各類亂象絕緣,其執掌的福耀玻璃更是以持續高比例現金分紅回報投資者的表現,被上交所評價為滬市穩定運行和投資者回報的壓艙石。“我們能夠做到這樣,關鍵在于心靜。那些弄虛作假的,和謀財害命有什么區別呢?你弄虛作假,股東傾家蕩產去買,最后血本無歸,你好過嗎?”曹德旺說,“我管不了別人,但我會管住自己,竭盡全力做好自己的企業。”

挺進 美國開工廠

“如果美國沒有需要,會買嗎?如果中國沒有錢賺,會賣嗎?所以所謂的貿易戰是不存在的。”

作為一家配套企業,汽車廠在哪里,福耀玻璃的生產基地就應該在哪里——無論如何,全球化是福耀玻璃不可逆的選擇。

走出去,必然伴隨著陣痛,無論是經營業績、理念相悖還是文化差異、政策環境、輿論壓力,任何一點處理不妥,都可能造成“走出去”的失敗。

有著豐富經驗的曹德旺,對這一切也有著清醒的認知。

“從中國到美國,你說沒有困難,是不現實的。有困難,要不要去解決?股東花那么多錢雇我當董事長,不解決問題當什么董事長?就是讓你去解決這些問題,我的價值就體現在這里。我很希望美國人‘鬧事’,跟他較量一回,贏了后我很得意,因為我還可以從他那里學到很多東西。”曹德旺說。

在處理貿易問題上,曹德旺有著自己的見解。

“貿易是什么?就是買賣,一個愿買,一個愿賣,其中一個不同意是絕對做不成的。如果美國沒有需要,會買嗎?如果中國沒有錢賺,會賣嗎?所以所謂的貿易戰是不存在的。”曹德旺說道。

在他看來,“貿易摩擦”對福耀玻璃并不會構成實質性的影響。“我們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去研究下他(買方)有沒有需要,有需要我就賣給你。像我做玻璃賣給美國人,如果賣了一次他就不買了,就打起來了,那我不會做。當然美國人也不會這樣做,他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呢?做生意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福耀集團微信公眾號之前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曾介紹道,美國當地時間4月19日,中國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到訪福耀玻璃美國公司。在就中美貿易局勢進行探討時,章啟月表示,福耀玻璃美國公司為中美貿易提供了一個“可研究案例”,該案例說明兩國只有貿易合作才能互惠互利。

“另外一個問題是,政府運用反傾銷手段來保護國內產業,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真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自己也要檢討。比如說我生產玻璃,賣得很便宜,沖擊他的行業,把他的行業搞到倒閉,那他們肯定不會說你賣了便宜的產品給我們,我們很感謝你之類的話。”曹德旺說,“相反地,對方只會認為,你進來一個行業,我倒閉一個行業,還有一批工人要安置,銀行壞賬要處理,你如果有一天不賣給我們了又怎么辦?這些問題怎么解決?所以任何一個國家都試圖保護它的產業安全。”

“對我們來說,就是你去美國賣貨的時候小心一點,不要(惡意傾銷)導致人家傾家蕩產。”曹德旺說。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投注比例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