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掌門沈坤 > 媒體采訪
沈坤,有血性的營銷策劃專家

                          ——《商界》記者對沈坤的采訪稿


    大約在2005年的下半年,中國營銷界突然闖入了一個血氣方剛的愣頭青,一個叫沈坤的家伙在大師漫天飛的中國營銷策劃界,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拋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營銷理論——破局營銷,在“營銷”這個江湖里混的人都知道,中國的市場營銷只有短暫的30年,期間也有不少專家努力過,甚至提出過一些所謂的營銷理論,但都是一些策劃人為自己的業務招攬而設計的只能自圓其說的“理論”,在沈坤的破局營銷理論之前,還沒有一種理論能完全出自本土,并能在本土市場可以被運用實操性的,但在“破局營銷”這個充滿本土意味的戰術性營銷理論中,沈坤第一次對克勞特的營銷戰術理論和勞朋特教授的以消費者中心的理論進行了解構,提出了“正面攻擊并瓦解對手的優勢”、“攻擊對手的利潤區”和“沒有飽和的市場,只有不夠尖銳的策略”以及“打敗行業高手須用旁門左道”“消費者的行為習慣可以被策略所引導和改變”等奇談怪論,在營銷界刮起了一股沈氏破局雄風。


    兩年以后,一家以“雙劍破局”命名的營銷策劃公司再次引起行業內外的關注,這家由沈坤一手創辦的策劃機構從命名開始就充滿了血腥的殺氣,一句“中國營銷殺手”的品牌定位傳播語,更是將雙劍破局策劃機構推向了中國營銷策劃的先鋒前沿:中國最牛X的營銷策劃機構,這種充滿江湖味道的口號,首次出現在以智慧為核心的咨詢機構的自身廣告上,可謂史無前例。


    2008年3月,一本《魔鬼營銷人》成為當年營銷類小說的新亮點,作者沈坤再次以他所特有的文學語言,給廣大的讀者勾勒了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營銷人故事和精彩分呈的策劃案例,許多讀者幾乎是一個晚上一口氣讀完,并大喊暢快過癮。從此,沈坤的身上自中國營銷殺手之后又多了一個“魔鬼營銷人”的稱號。


    這么多年來沈坤一直以自己的努力創造著屬于他自己的傳奇,最近他又喊出了“策劃不能憑經驗,奇跡還得靠思維”的口號,并提出在中國營銷界,他沈坤是唯一不憑經驗而用創新思維做策劃的策劃專家,大有一副叛逆到底的雄心。


    在沈坤的身上,我們看到了“另類”“叛逆”、“好斗”這些詞語的商業意義,因為另類,沈坤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因為好斗,他又惹火了策劃同行;因為叛逆,又得罪了一批營銷學究……總之,這個名叫沈坤的家伙,注定了要在21世紀中國營銷界,留下一個獨特的印記,這個印記將使人們重新定義市場營銷和營銷策劃,甚至重新定義商業的本質。


    作為一個實戰策劃專家,沈坤一直是《商界》的老朋友,長期的合作伙伴,為此,我們特意約訪了沈坤老師,我們想通過一種隨和的交流,來挖掘隱藏在沈坤身上的一種獨特潛質和血性,以滿足廣大營銷愛好者對沈坤老師的好奇之心。


    為方便閱讀,以下簡稱為(《商界》)記者和沈坤。


    記者:您好沈坤,為了適應你的另類思維,我不打算稱呼您為老師,也不想進行僵硬的一對一對話,我想你本科的專業是文學,想必我們之間的對話,更應該是一種反常規的甚至是幽默或者怪異的,總之,只要讀者讀了有感覺,或者有新鮮感,我們的交流也算是成功了,不知道我的建議你是不是贊同?

    沈坤:非常贊同!同時也感謝您對我的了解,我確實很反傳統,以前寫小說和詩歌都故意會創造一種新的敘述方法,做營銷又一直在倡導新的思維方法,總之,我的目的很簡單,給我們的社會大眾創造一種新奇特的事物來,以滿足大眾對新生事物的滿足感。


    記者:哈哈,我真是歪打正著!其實我也喜歡標新立異,寫文章喜歡琢磨如何開頭和中間如何起落乃至結尾的技巧等等。不過今天我們不談這個,我想跟你談談營銷以及你與眾不同的思想來源,對了,聽說您非常癡迷營銷,是行業內唯一一個因為喜歡而從事這個職業的專家,我想知道你喜歡上營銷是從哪一年開始的?

    沈坤:我在《魔鬼營銷人》這本書里講了,我當過記者,但工作得不開心,最后竟然一頭扎在營銷里,象一個無意中發現了金礦一樣淘金者,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我真正癡迷營銷應該是從專業從事營銷策劃開始的。


    記者:哦,那是哪一年呢?我相信那一定是令人難忘的!

    沈坤:1998年,我離開上海來到深圳,在一家策劃公司開始專業從事策劃工作,這一階段的工作,使我接觸到了各種各樣的企業內部,了解到不同企業對策劃的不同需求以及對策劃的不同態度。使我從另一層面開始思考“中國本土企業,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營銷策劃”這么一個嚴肅而深刻的問題了。


    記者:哈,你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嘛,這么嚴肅的問題怎么會輪到你來研究呢?不過,我還是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創立了破局營銷理論?

    沈坤:這可能要追溯到2005年,我再次從上海來到廣東,與北京一家策劃公司合作,創立了華南分公司,這次合作使我能夠以策劃公司負責人的身份,正式開始接觸到企業老板和管理高層,我在跟這些客戶的合作與交流過程中,日益發現當下中國營銷策劃業存在的一些弊端。


    記者:這個問題有點泛,我也聽說過不少對策劃公司的不利報道,譬如有些文章批評策劃公司是一群只會做文本卻不會做落地執行的能說會道之人……當然,這里我想知道的是,你所說的弊端具體是指哪些方面?

    沈坤:策略思維層面。


    記者:策略思維?怎么說呢?

    沈坤:就是我們的思維比較僵化,譬如說吧。幾乎90以上的策劃機構,都會走這樣一條路:客戶的產品在市場上銷售出現問題,請策劃公司協助,策劃公司就會針對這個產品的賣點和概念進行修正,然后協助招商,最后廣告拉動消費群,這如同企業挖了一個洞,卻一直未挖出水來,所以請專業公司協助。希望盡快挖出水來。

    

    記者:這看上去也沒什么不對呀,難道你老沈就能看出不一般來?

    沈坤:是的。這就是最近幾年中國營銷界未出現震撼性成功案例的核心原因。我始終認為,一個項目,如果僅僅是比企業自己做稍微好了一點點,這個策劃項目是不能算成功的。


    記者:那你認為的成功應該是什么樣的?難道你還能給企業超越預期的驚喜?

    沈坤:這倒未必,但我的策劃一開始就是朝這個方向努力的!譬如我在2004年給一家食用油公司做策劃,對方當時的銷售額徘徊在一個億左右,引進的投資公司要求其快速增長,當年把銷售目標制定在3個億,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而我明確表態:別說3個億,10個億都屬于正常。


    記者:哇,這下你的牛皮吹大了,誰不愿意多賺幾個億呢?但不知道你憑什么能這么說?或者你的理由在哪?

    沈坤:按照常規邏輯,企業每年保持20%的增長已經是非常好的了,而要上升到100乃至200以上則會認為是夢想,這就是典型的僵化思維。


    記者:別人的思維都是僵化的,那你的思維是屬于什么類型的?難道真的比那些企業家的思維還要厲害?至少我暫時是不信的,請您原諒,呵呵!

    沈坤:沒關系!我說大話也應該有我的真實依據,我在商業策略上的思維是不會套用傳統邏輯的,我會以橫向思維來進行假設性目標,然后尋找策略進行突破。我一直以為,一億是一億的做法,10個億有10個億的做法。這個世界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


    記者:這個說法我認同,本來不同的人就會有不同的思維,而不同的目標就會有不同的實現方法,但我是個很坦率的人,我想看到真實的一面,譬如,你能否舉個例子來說說?

    沈坤:譬如說吧,當前的各種行業,幾乎都擠滿了彼此競爭的企業,如地板行業5000多家、太陽能行業6000多家,電子鎖行業3600多家,看上去這些企業在這個行業里似乎都活得不錯,但各自的市場份額都非常有限,幾乎都是寡頭競爭,每年的增長非常緩慢,很多企業憂心忡忡,卻沒想到退出或者創新。在電子鎖行業更是奇怪,3600家企業,但行業的盤子卻僅有6個億,卻還不斷有新的企業加入,沒有一家企業想過如何突圍,或者有可能想過但沒想到好的策略吧。


    記者:這我了解,我們國家確實存在這樣的弊端,創新能力很薄弱,所以我承認你說的也是一個事實,創新是企業的必然之選,但說到底創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呀

    沈坤:是的,最近我在給一家名叫亞瑟王的電子鎖企業做策劃,我一開始就在思考這個問題:行業總量才6個億,且有3600家企業爭搶,這個企業怎么會進入這個雞肋型的行業呢?如果我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這個策劃就不能取得成功。


    記者:我聽說了你的亞瑟王智能防暴鎖,名字起的不錯,有點厲害的感覺,但我想知道你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

    沈坤:我在調查時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鎖具行業的總盤竟然高達650億,為什么電子鎖僅占1%都不到?所以,我當時就覺得,我不能在跟電子鎖里的3600家企業競爭,而是要從99%的傳統鎖具大盤子里搶食。于是,我決定為中國鎖具行業新開一個鎖具品類,這就是智能防暴鎖誕生的原因,這是全球第一把以功能命名的鎖具品牌。

    可以說,品類創新,才使這家企業真正從紅海里掙脫出來,進入了一個自己創造出來的藍海市場。這樣的做法,顛覆了傳統思維。

    我再用挖洞找水這個故事來說明,企業挖了一個洞,沒有挖出水來,請我來協助,我沒有立刻去挖,而是在想,這個洞里究竟有沒有水?值不值得我們繼續挖下去?可不可另挖一個洞?或者還有沒有其它方法可以解決水的問題?如果不需要挖洞就能找到水,那我干脆不需要費力了,這就是水平思考的力量。


    記者:一個名字就能開創一個新品類嗎?我覺得這也太簡單了點,你能否詳細說說這個品類的促成,另外,你經常說的水平思維,應該是受了德.博諾的影響吧?

    沈坤:僅僅依靠一個名稱當然不能開創一個新品類,但品類的開創與名稱非常關鍵,一個帶有品類特征的名稱,同時對消費者對購買本產品有潛在的需求相吻合的話,加上巧妙的推廣傳播,這個名稱很有可能就會成為一個新的品類!我覺得亞瑟王智能防暴鎖這個名字,就是在中國鎖業里開創了“智能防暴鎖”這個品類。

    而關于我的思維,嚴格來說,我從小就具有一種反叛的性格,我的很多想法總是會與周圍的人產生分歧甚至對立。到了最近幾年,我發現自己的思維越來越怪,閱讀的書籍逐漸從專業領域轉移到如何改變大腦思維領域,尤其是西方一些專注于研究大腦開發的大師寫的書籍,其中德博諾的“水平思維”系列,是影響最大的一種思想。


    記者:我知道你大學讀的是文學,而且喜歡寫詩,詩人的思維應該是帶有創造力的,其思維的方法應該也有一些跳躍性的,但這不足以使你如此容易建立自己的水平思維體系,我相信你一定還受了其他人的影響,請問你還受了誰的影響較大一些?

    沈坤:呵呵,你這家伙真的了事如神,我確實是這樣的,不是一個人對我的影響,而是這幾年來我的閱讀收益給了我一種整合思維的影響,如加德納的《黑天鵝效應》和弗朗斯·約翰松的《美第奇效應》以及《怪誕行為學》等書籍中的一些思想都在不同程度上對我的另類思維的成型有積極的引導作用,但真正使我貫穿這些思想,并把它們有機的組合到一起為我所用的卻是美國的兩位創造性解題大師福格勒和勒布朗的“問題求解策略”性思維,這好比是我手里掌握了很多的珍珠,但直到兩位大師的出現,才使我有了一個線,把這些珍珠串成了華貴的項鏈。


    記者:這兩個人我不是太了解,財經領域似乎也沒看到對他們的推薦,我想知道他們的核心理論究竟是什么?

    沈坤:他們有一段經典的言論:“有洞察力但沒有行動,只是個夢;有行動但沒有洞察力,只是白費時間;有洞察力并且行動,就能改變世界”。我非常喜歡這段話。


    記者:真的很經典

    沈坤:是的,我就把這幾個人的思想糅合到了一起,然后逐漸運用到商業策劃上,這就成了我的策劃工具“商業難題的解決策略”。


    記者:呵呵,你有點牛!能自己創造自己的創意工具,我相信人類的進步就是由于誕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工具,譬如互聯網使我們縮短了世界的距離!對了,你曾說過“世上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這句話如何解釋?

    沈坤:大道理我不講了,我拿我們策劃時的思維工具來說吧!一般的策劃公司,在進行營銷策略創意時,因為受邏輯思維的影響,往往會受限于現有的事物;同時由于創意工具的老套(如頭腦風暴會)最終很難出現震撼性創意。

    而我創造的這種獨特的水平思維創意方法,譬如,我們隨機找幾個跟創意主題完全不相關的詞匯橫向切入我們的創意活動,并將這個詞匯進行聯想和延伸,然后再運用交叉思維把聯想出來的一些概念與我們將要解決的問題點進行交叉,如果無法誕生創意,我們就將原來的概念進行逆反,好的營銷策略自然就層出不窮啦。


    記者:靠,說老實話我是不太相信的,這貌似有點傳奇色彩,又有點玩游戲,難道這么一弄就能解決你面臨的商業難題?真有這么神奇嗎?

    沈坤:千真萬確!我可以自信地說,目前我們所掌握的獨特思維方法,幾乎能解決商業競爭中的一切難題,而且成功率達到100%!


    記者:那我一直找不到女朋友,你能否運用這套方法為我指點迷津?哈哈,我開玩笑的……我雖然很相信你說的是事實,但我還是不太相信。

    沈坤:呵呵,你這樣想是正常的,如果哪天你參加了我們的創意活動,親身體驗一下我們的神奇工具和獨特思維方法,你就不足為奇了!


    記者:關于交叉思維,我雖然有點理解了,但還是不知道你是如何操作的,只是聽你說把兩者不相關的概念進行交叉連接,然后會誕生新的概念。暫時不去追究這樣的交叉是否真的能產生新的創意!我想知道的是,你的“思維逆反”又是如何操作的?

    沈坤:這很簡單,我舉個例子,如果你要開一個店,運用邏輯思維的話,可能需要以下三個核心條件:“要有足夠的資金、要有好的店面、配備一定的人員”。如果我們把這三個元素進行思維逆反,那么就成了“不要資金、不需要店面了、也不需要人員了”,根據這三個逆反而來的條件,你可以開始創意了:什么情況下,一個店是不需要資金、店面、人員了?其實你一定想到了,現在的網店就是如此的!


    記者:經你這么一說,我越來越覺得你的這套解決問題的系統,似乎真的能幫助我解決人生難題,譬如愛情,我想空下來一定向你秘密討教哈哈!對了,那這套方法最重要的是什么環節?

    沈坤:其實就是最先開頭的部分,也就是問題確認部分,很多企業或者團隊在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時,總是錯了第一步,也就是問題沒確認清楚就急不可待地尋找解題的方法了,可想而知,問題確認錯誤,最終的解題也會離題萬里錯誤百出。


    記者:對,首先最重要的是界定問題,對吧?

    沈坤:是的,問題界定不清,是沒有任何結果的。


    記者:我相信問題界定清楚是需要專業素養的,除此之外,還有哪個環節是比較重要的?因為我覺得除了界定問題之外,要解決問題還必須要有一定的創意方向的吧?

    沈坤:呵呵,你很內行啊,不過你說的對,問題界定清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如何解決問題,如何進行創意這就需要一個團隊來努力,但其中最核心的人物應該是整個創意的主持人,如果他無法把握整個策略創意的方向,那么要出來真正解決問題的策略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所以說,這套工具雖然大家都可以用,但用的結果未必都很好。


    記者:聽說你寫的文章里總是充滿火藥味,為此也得罪了很多人是嗎?

    沈坤:哈哈,是的!


    記者:能舉例子說說嗎?

    沈坤:行!2008年,我寫過一個文章《太陽能企業傳播訴求集體撞墻》,在媒體發表后引起了強烈的反響,首當其沖的是常年來在這個行業內做策劃的“太陽能策劃公司們”,其次是一些在太陽能企業做營銷的經理們,大約有10來個人吧,他們集體目標一致,寫了很多文章來攻擊我的觀點,如《是策劃人撞墻還是太陽能撞墻》,還有些文章甚至涉及到了對人格的侮辱,所以我沒有興趣跟他們論戰,感覺差距太遠了!


    記者:后來怎么樣?

    沈坤:后來我干脆寫了一個文章《打敗行業高手還需旁門左道》算是對他們的一個結論:要策劃太陽能經典案例,還需要有另類思維的門外漢。同時也對這些長期浸淫在太陽能行業做策劃的人一個警鐘。


    記者:除了太陽能,還有哪些有火藥味的?

    沈坤:還有一個是保健酒的文章,標題都很直接《打敗勁酒》,這個文章一出現,那更是了得,在我的博客上,一下子引來了很多辱罵我的帖子,其中大部分是勁酒公司的營銷人員,有些可能是感情上接受不了,有些是故意找茬的。


    記者:那你在文章里究竟寫了什么?

    沈坤:我在文章里只運用了一個“真相法”,把勁酒的價值進行解剖,最終得出一個結論,一瓶125毫升的勁酒,在終端銷售價是7元,最終扣除渠道空間和營銷費用,消費者最終喝到的這瓶所謂的“勁酒”僅值一元不到價錢,這么便宜價格的“勁酒”究竟有多少“勁”滋補給你?


    記者:哈哈,你也真夠狠的?難怪勁酒的人會找你麻煩!

    沈坤:我只是公布了一個事實的真相而已


    記者:你這一招也是破局營銷中的策略嗎?

    沈坤:是的,就叫破解強勢品牌的優勢,因為與其跟在后面學習它,不如破壞它的優勢,瓦解它在消費者心中的原有形象,這就是破局營銷戰術中的一種。


    記者:我們也談了很多你的另類思維和破局營銷,下面我想就結合你策劃的案例來談談你的另類思想在策劃中的運用,我相信這樣的話題是廣大讀者喜歡的,也是我一直想通過事例也證明的,希望你能滿足我的要求。

    沈坤:沒問題


    記者:聽說今年你一連策劃了幾個挺有震撼力的成功案例?

    沈坤:你用了“震撼力”這個詞,我倒是很認同,但如過說是成功案例,我還不敢完全接受,因為成功是指方案實施完成了,效益也看到了,這才可以算是成功!而我策劃的幾個方案目前還只是處于實施過程中,所以不能算成功!


    記者:好,那我們就談談震撼力吧。先說一說你上半年策劃的亞瑟王智能防暴鎖案例吧,據說你在這個策劃中創造了很多個第一?

    沈坤:是的!首先,我在包裝這個產品的基礎面時,開創了中國鎖業第一個以功能命名的電子鎖產品,同時開創了繼機械鎖和電子鎖之后的又一個新品類,即智能防暴鎖。智能防暴鎖的意義在于,它跳出了傳統的電子鎖,使的與競爭對手有了一定的區隔;

    其次,我在進行品牌推廣形象時,大膽采用了防暴警察形象,在中國的商業廣告中,幾乎沒有企業敢用警察做形象載體,事實上廣告法也不允許,但我卻在亞瑟王智能防暴鎖的推廣中成功地運用了而且通過了廣告審批,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如果說運用防暴警察做產品形象推廣是一個非常大膽的創舉,那么我把亞瑟王智能防暴鎖的核心市場鎖定在民用市場,甚至是已經安裝了鎖具的用戶,這幾乎又是一個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反常行為,因為行業內所有的企業都把營銷的焦點鎖定在當下有買鎖需求的人如裝修戶;所以,亞瑟王智能防暴鎖的推廣策略鎖定在攻擊傳統鎖具的不安全,并運用開鎖大賽的形式來曝光傳統鎖具的不安全隱患,并故意引發官司風波以吸引眼球,所以這一策略又成為整個推廣中的一大亮點。


    記者:聽說還舉辦了一個驚動公安部的“民生安全論壇”?

    沈坤:是的,當時為了擴大招商會的影響力,聯想到亞瑟王智能防暴鎖的安全訴求和當前“關注民生、和諧社會”的國策相吻合,所以,邀請了公安部、武警總隊、保安總公司、中央電視臺和國家經濟發展改革委員會以及湖南省的政府官員參與的大型民生安全問題高峰論壇。論壇非常成功,到會的經銷商幾乎都有了積極的響應,企業也非常滿意。


    記者:對了,你在進行地面動銷的時候搞了個什么“良心戰役”,這是怎么會事?我好象也是頭一會聽說。

    沈坤:所謂良心戰役是指把傳播的焦點鎖定了目標人群的內心,以良心規范來打動目標人群,并使他們采取行動。因為鎖具是一個低關注度產品,加上亞瑟王智能防暴鎖產品的價格又高達5、6000元,這樣的產品如果靠傳統的營銷手法肯定無法打開市場,所以我干脆從人類的良心規范入手,以DM的形式,將一篇篇觸動目標人群良心底線的文章傳遞到他們心里,迫使他們在內心建立起想要確保家人安全的責任感來,從而對能帶來絕對安全的智能防暴鎖產品的迫切性需求,而DM上留有30分鐘上門安裝的服務電話,所以一旦他們想采取行動,第一個反應是撥打電話,而我培訓好的接線人員會給予他們最滿意的答復。

    良心戰役是一個系統戰役,我設計了三套DM,每套一篇有震撼力的文章,每一周遞送一次,然后,亞瑟王智能防暴鎖的產品推廣小組進入該小區做促銷展示活動,如同漲滿了氣體的屋子,一下子打開了窗戶,產品銷售立刻見效。

    良心戰術在國內能熟練運用的不多見,而能系統運用的則更少!


    記者:確實夠牛的!這樣一來,亞瑟王智能防暴鎖想不成功都難了!對了,我看過你寫的關于琥珀金茶的策劃案例,我覺得這個策劃案也具有很強烈的爆炸性。

    沈坤:算是吧!跟亞瑟王不同的是,琥珀金茶竟然喊出了“打倒茶文化”和“拯救中國茶業”的響亮口號,這完全顛覆了中國七萬家茶業企業的傳統營銷手法,第一個將琥珀金茶徹底剝離茶文化,并設立了“時尚茶品”的對立型定位,立刻在茶業引起了轟動!


    記者:你能把一個茶葉新品策劃做到這個高度,也確實夠牛的,我越來越欽佩你這家伙的頭腦了,我真不知道你頭腦里的這些怪點子是怎么來的了 ,平時是不是一直在胡思亂想,要真這樣,跟你在一起豈不經常被你開小差?

    沈坤:呵呵,其實我不是個善于玩創意的人,我之所以能有超越常人的營銷策略,基于以下兩點吧:一是我經過20多年的市場營銷實踐,對中國企業的市場運作和中國消費人群的思維和行為幾乎了如指掌了,所以我能把握一個新產品讓消費者接受的基本策略;二是我發現了經驗能給人思維上的束縛這么一種弊端,所以通過自我訓練掌握了一種能爆發知識能量的水平思維法,并結合自己10多年的營銷策劃實踐,創建了一種能創造商業策略尤其是競爭性策略的思維工具,從而能確保項目策略的100%成功。這我在前面已有提到。

    還有一個不可低估的因素是我原來的文學專業,因為喜歡寫詩,我時常需要鍛詞造句并發揮自己的想象使詞語與詞語之間產生通感從而形成我想營造的詩句聯想,從學生時代到現在,二十多年的創意練習造就了我習慣思考喜歡思想的特性。我一直說營銷策劃不是把營銷理論滾瓜爛熟加上市場實踐就可以做了,它幾乎就是一門雜學,文學、哲學、心理學、美學、藝術、地理、新聞、傳播、歷史、工商、市場乃至人類行為學等都有涉及,象我最近幾年研究的水平思維和交叉思維其實就屬于大腦神經學范疇。


    記者:聽你這么一說,我也確實感覺到策劃雖然感覺挺刺激也非常過癮,但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成功操作的一種獨特技能,而對于現代商業競爭來說,實效的策劃是多么的需求啊。琥珀金茶的時尚定位以及攻擊茶文化的創意,你究竟是怎么想到的?

    沈坤:可以!我在做茶葉市場調研的時候,有2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一是為什么大多數年輕人不喝茶?二是為什么大家一談到茶,就會生出很多的講究,從而引出茶文化的概念?有這兩個問題又促使我去思考品牌問題,英國立頓不生產一片茶葉,卻能成為世界品牌,而且它的收益又是中國七萬家茶葉企業的總合。

    因為深入了,我隱隱感覺到一個摸不著看不到卻始終在茶業里游蕩的東西,其實才是影響我們中國七萬家茶葉企業集體走入死胡同的核心原因,這個東西就是被所有茶葉經營者和營銷人所追捧的茶文化。茶文化本身不是壞的,而是有一定的研究價值,令我不解的是作為以利潤為核心的企業,有必要背離產品本質,而去販賣空虛的文化元素嗎?基于這一點,我給這七萬家茶葉企業定了一個位:它們都是販賣文化的茶,是陳舊的迂腐的,而我要做一個真正回歸產品本質的茶,它一定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投注比例查询